孫正義。 美股經歷大幅修正 孫正義也喊「趁便宜進場!」

孫正義投資Uber和WeWork都大掉漆:爭議和魅力一樣多的軟銀「願景基金」-3分鐘頭條|商周

孫正義

軟銀創始人兼執行長孫正義 Masayoshi Son 在近日接受《富比士》專訪時表示,隨著公司獲益收縮以及武漢肺炎 COVID-19 疫情持續對經濟帶來衝擊,預計軟銀願景基金中,「將有至少 15 家公司會破產」。 軟銀願景基金自從對共創空間業務公司 WeWork 進行投資以來,一直處於嚴重的財務困境中。 在 2019 年,WeWork 的估值達到 470 億,曾經被認為是美國頂尖的科技創業公司之一。 軟銀在 WeWork 即將進行的首次公開募股 IPO 之際,認為對該公司的大量投資是重要的戰略步驟,因此向該公司投入了 100 億。 然而,IPO 招股書披露了 WeWork 9 億的虧損,隨後招股書遭到撤回,創始人 Adam Neumann 也因此被免職,估值從跌至 80 億。 此外,再加上令人願景基金的投資組合公司 Uber 和 Slack 上市後表現不如預期,軟銀願景基金第三季虧損 2250 億 合 20. 5 億 ,幾乎抵消了軟銀集團的獲利,令投資者震驚。 即使如此,孫正義表示:「我們現在仍然有信心我們將採用新的管理、新的計劃,來扭轉這一局面,並獲得可觀的回報。 」 儘管有這些保證,但投資基金的狀況也並非一帆風順,許多新創因疫情的爆發而搖搖欲墜,被迫停止運營、裁員或放無薪假。 孫正義仍表示,這不一定是一件壞事,他認為,只要將現金和時間謹慎地轉向願景基金旗下那些被認為穩定的公司,新創公司的前景還可以。 目前軟銀的願景基金共管理 88 筆投資,但由於最近的動盪,孫正義表示未來這些投資也將放緩。 但是,目前最重要的仍是解決當前的財務狀況,消除投資者的擔憂並穩定股價。 此外,軟銀還宣布了一項 410 億的股票回購計劃,該計劃將涉及出售資產以支撐股價並減少債務。

次の

孫正義,從阿里巴巴「畢業」

孫正義

廣告 這是軟銀創辦人孫正義,今年在共享經濟領域投資案的第二次摔跤。 打著「空間即服務」的華麗口號,Wework在成立後一路壯大,一度擁有上看470億美元的估值。 但隨著財報中的負債數字曝光,加上創辦人紐曼(Adam Neumann)一連串走鐘的行為,這個曾經被孫正義稱作「阿里巴巴第二」的公司,身價一落千丈,估值甚至直接大砍超過7成,滑落到100至120億美元的區間。 軟銀和旗下的「願景基金」,從2017年以來共投資WeWork和其母公司the We約100億美元,如果真的現在讓Wework上市,軟銀就虧大了!軟銀先是喊停IPO計畫,接著便動手將紐曼趕下台,企圖為這場資本市場鬧劇止血。 除了Wework,另一個由軟銀願景基金投資的共享經濟巨頭Uber,也讓孫正義臉上無光。 廣告 Uber以700多億美元的估值上市,但股價不但上市當天就跌破發行價,甚至一路探底,目前市值不到500億美元。 孫正義著迷共享經濟、投資「共享寵物」卻同樣不順 2018年,軟銀願景基金對新創公司Wag! 投資了3億美元。 Wag! 主要的業務是寵物的護理、住宿,和「隨選遛狗」服務。 創辦人創業的起心動念,是自己想養狗,卻憂心沒時間照顧,於是創辦了Wag! 這個平台,媒合有空想賺點外快、和沒空帶狗狗出門散步的主人,概念上與Uber頗為接近。 Wag! 估值一度來到6. 5億美元,但隨後公司發生一連串問題,包括被委託帶出門遛的寵物死亡、被虐或走失,創辦人接連離職,Wag! 至今還在苦苦掙扎,不只美國境內市場打不開,遑論軟銀希望它邁向國際的「願景」。 充滿爭議的「願景基金」 2017年,孫正義成立了「願景基金」,募得1000億美元,規模異常巨大,其中450億美元來自沙烏地阿拉伯王儲Muhammad bin Salman,不只給錢,也把控制權交給孫正義。 就如同基金的名字,孫正義砸了大筆的錢在「獨角獸」公司身上,即使這些公司仍然不斷虧大錢,但孫正義投資的是一個「願景」。 《經濟學人》曾經撰文指出,軟銀投資這些高速成長但虧損巨大的公司,是很需要商榷的,更糟的是,這些被投資的公司估值,訊息經常不透明,而願景基金怎麼花管理費,也披露的不多。 今年6月,孫正義又宣布,第二期願景基金將在10月展開募資,還預計找來蘋果、高盛、微軟與鴻海等企業資助,募集資金將多達1000億美元。 揮金如土的「土豪」投資風格,還有Uber、WeWork一連串的失利,讓沙烏地阿拉伯的主權基金感到不快。 沙烏地阿拉伯的主權基金在9月中表示,僅會用投資第一期願景基金的獲利,來挹注第二期。 但是,第一期的多數投資根本沒賺錢,這麼說形同用拐個彎的方式表明:我們不會再投錢! 《經濟學人》嘲諷,孫正義很快又將走遍全球國家,拜訪主權基金和退休養老基金的管理者,兜售他的機器人和人工智慧。 「你不需要人工智慧就能明白一個道理:無論願景基金第一期或第二期,都需要更好的監管、都需要獨立的董事會。 也該有一位重量級科技高層來檢驗孫正義的信念,降低失敗交易的風險。 軟銀和願景基金之間的資金轉移應該停止。 」經濟學人直言。 孫正義的下一步? 9月中,孫正義在一場加州一間五星級酒店演講,對著台下企業老闆們說,現在企業要成功的條件是「你必須儘速實現獲利,且維持良好的公司治理秩序」。 有別於過去市場對獨角獸估值先看「用戶數量」,孫正義在這場演說中,直接點名「獲利」才是現在企業能長久經營的首要標準。 此外,他也補充,諸如「董事超級投票權」,與複雜的股權架構如「讓創辦人權益優先於股東」,都是未來投資者無法再予以容忍的公司治理行為。 孫正義講這番話,究竟是Uber和Wework讓他痛徹心扉後的「告白」?還是為了第二期願景基金能募集順利而「注射預防針」?我們只能觀察孫正義未來砸錢的公司,來檢驗他是否真的「學到一堂課」了。 核稿編輯:林易萱 系列文章.

次の

9億歐元「踩雷」Wirecard?孫正義「金蟬脫殼」之舉反引富豪索賠

孫正義

德國支付巨頭Wirecard因財務造假申請破產重組,令一再投資受挫的原亞洲首富孫正義再度雪上加霜。 去年4月,孫正義旗下的軟銀願景基金通過投資顧問公司(SBIA),斥資9億歐元買入Wirecard可轉債。 然而,正當金融市場篤定孫正義這筆巨額投資又將「打水漂」時,事態出現意外反轉。 市場傳聞,在去年9月軟銀與Wirecard達成戰略性合作協議的第二天,瑞士信貸等投行便將軟銀願景基金所持有的Wirecard可轉債頭寸悉數賣給眾多高凈值投資者客戶,令孫正義與軟銀願景基金「逃過一劫」。 一位熟悉軟銀願景基金運作的知情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透露,目前軟銀願景基金內部對Wirecard項目「諱莫如深」。 因為軟銀願景基金與孫正義很可能扮演了代持角色,真正出資方是軟銀願景基金兩名高管Rajeev Misra與Akshay Neheta,以及軟銀重要的出資人——阿布扎比主權財富基金Mubadala。 「以往,LP借道私募股權基金投資單個項目,並不少見。 」一位國內大型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人透露。 一方面,LP可以借私募股權基金名氣提升項目估值,獲取更高的回報,另一方面也可以確保LP投資布局的私密性。 然而,若上述投資項目遭遇「黑天鵝事件」,私募股權基金只能為投資巨虧「背鍋」。 當前,中東國家主權財富基金對下一期軟銀願景基金的注資普遍持謹慎態度,令孫正義藉助「新資金」打業績翻身仗的難度驟增。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從軟銀願景基金接盤Wirecard可轉債的部分高凈值富豪正打算向孫正義「索賠」,原因是軟銀方面一再「力挺」Wirecard未來發展前景,對他們構成「投資誤導」。 從救世主到踩雷者? 去年4月軟銀願景基金與孫正義斥資9億歐元認購Wirecard可轉債,的確令後者一度擺脫財務造假質疑。 「毫無疑問,軟銀與孫正義的這筆投資,給Wirecard做了極大的信用背書。 」一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認為,這令Wirecard成功抵禦對沖基金沽空潮湧衝擊,市值一度站上歷史新高逾130億歐元。 然而,Wirecard隨即承認19億歐元存款極可能虛構,令軟銀與孫正義不但「顏面掃地」,還從「救世主」一下子淪為「踩雷者」。 「從6月25日Wirecard因財務造假申請破產重組起,整個股權投資市場就密切關注孫正義的這筆9億歐元投資是否悉數打水漂。 」上述國內大型私募股權基金合伙人介紹。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悉,相比OYO、UBER、Wework等項目投資巨虧,此次孫正義彷彿「如有神助」,早早實現「金蟬脫殼」。 具體而言,在去年9月軟銀與Wirecard簽訂戰略合作協議的第二天,軟銀藉著當時Wirecard發行5億歐元投資級債券備受追捧的機會,通過瑞士信貸等投行悄悄將所持有的Wirecard9億歐元可轉債頭寸轉賣給高凈值富豪,因此「逃過一劫」。 「這反而令孫正義陷入更大的煩惱。 」一位美國投行人士告訴記者。 不少從軟銀接盤Wirecard可轉債遭遇巨虧的高凈值富豪正打算向孫正義「索賠」——一是軟銀與Wirecard開展戰略合作給他們造成極大的「投資誤導」,二是軟銀一面力挺Wirecard,一面悄悄「拋售」可轉債,不排除其早已洞察Wirecard財務造假內幕而提前脫手自保。 此外,投資Wirecard的決策主要由軟銀兩位高管做出,且主要出資方是阿布扎比主權財富基金Mubadala。 因此,軟銀整個投資團隊與孫正義並未對Wirecard可轉債短期內出售「發表意見」。 「然而,部分高凈值投資者對此不依不饒,他們依然認為孫正義作為軟銀願景基金的最重要決策者,需要對上述拋售舉措做出合理解釋並給予投資誤導賠償。 」這位美國投行人士透露。 富豪索賠「來襲」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悉,孫正義能否從這場潛在的索賠官司「全身而退」,很大程度取決於Wirecard破產重組進展。 近日,市場傳聞德意志銀行正考慮收購Wirecard AG旗下的銀行業務,目前德意志銀行正與德國監管機構BaFin、Wirecard Bank破產重組管理委員會溝通,根據實際資產狀況考慮是否收購Wirecard Bank整體業務,或存在發展空間的部分業務。 「不過,這不足以令我們感到滿意。 」一位歐洲富豪家族辦公室亞太區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透露,由於接盤軟銀所拋售的部分Wirecard可轉債遭遇巨虧,目前數位歐洲富豪客戶正打算暫時將軟銀剔除在其PE投資組合範疇之外。 前述美國投行人士向記者透露,瑞士信貸等投行也因此面臨不小問責壓力——有部分歐美富豪質疑他們與軟銀願景基金「合謀」製造利好消息,將Wirecard可轉債賣給他們「背鍋」。 「這直接導致投行也開始收緊與孫正義、軟銀願景基金的業務合作。 」他透露,這意味著孫正義再要藉助投行力量開展一系列資本運作救贖已投資項目的操作難度驟增,給自己打業績翻身仗「添堵」。 (作者:陳植 編輯:李伊琳).

次の